船舶配套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船舶配套
【钢铁】殷瑞钰:产品质量分级实际上就是中国品牌建设
时间:2019-08-21          阅读次数:5048

《钢铁产品质量能力分级规范》CISA团体标准宣贯会6月11日在北京召开。会上,中国工程院殷瑞钰院士就我国钢铁行业的质量分级和品牌建设发表了讲话。本文根据殷瑞钰院士的讲话整理而成。

 

讲话全文:

一、钢铁行业转型升级目标

质量分级这个事对钢铁工业的高质量发展、转型升级具有战略意义。我干钢铁这一行已经62个年头了,我常常想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中国钢铁还应该做些什么。想来想去,中国钢铁工业下一步需要有哪些是战略性目标呢?第一个是绿色化,因为“绿色”不解决,环保不过关,企业就不能进行生产,就不能生存。第二个是智能化,这个进程可能要长一点,但是现在正在兴起,不能坐观,应该重视。第三个就是质量品牌化,从中国制造升级为中国品牌,要通过搞产品质量分级,科学合理的淘汰落后产能,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去产能过程中遇到的种种问题。产品实物质量分级其实也是品牌化和智能化的前沿阵地,是给品牌化和智能化夯实基础的。

 

二、合格不等于好东西

 

过去,我在钢厂工作时,经常遇到处理质量异议,用户说你们的产品有问题,钢厂的人就辩护说产品是符合产品质量标准的。现在看来这种认识是极其粗浅的,甚至于有片面性、甚至于有害。这个问题随着时代的进步大家明白了,合格不等于好东西。比如螺纹钢,我认为中国的螺纹钢允许的负公差负得有些过分。过去负公差1%就不得了,螺纹钢不好直接测直径,它是锯一段200mm长的钢材,称重后求出理论直径。实际上在螺纹钢生产过程中会产生轧辊偏心运转,再加上尺寸公差、椭圆度,所以规定那么宽松的负公差是有风险的。另外还存在穿水冷却等工艺影响,这样生产出来的合格品质量到底怎么样呢?我经历过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我看着那些预应力钢丝做的楼板受落体物冲击后,一个洞从五层楼一直贯穿到一楼,而这些钢线当时都是合格品,所以说合格不等于质量就好。

 

三、钢材产品本身就是分三六九等的

 

我跟机械部的陆燕荪陆部长是30多年的好朋友,我们坐在一起还总讨论轴承钢质量问题。我问他,你们反映中国高端轴承不行,到底是什么问题?是钢的质量不行,轴承的设计不行,还是轴承的加工工艺不行?高温合金也是这样,发动机不行,是因为高温合金材料不行,还是发动机设计不行,或者是发动机加工制造不行?请大家想想这个问题。所以不要笼而统之的说中国的钢材质量不行,当时陆部长也很赞同。到现在证明了中国兴澄特钢的轴承钢实际上是行的,不是一批两批的行,也不是一天两天行,它是非常稳定的,一年生产一百多万吨,累计出口到SKF去有几百万吨了。

中国从2005年开始,由净进口国转变为净出口国,这是一个重大转折,难道我们出口的都是低端产品吗?不是的。从2009年开始,单价1000美金以上的钢材的出口量大于进口量,从2011年开始单价2000美金以上的钢材的出口量大于进口量,这些都是高端产品。那为什么我们还经常听说中国的钢材不行呢?所以这就使我联想到中国钢材生产实际上是分三六九等的,不同企业产品实物质量相差很大,不光中国如此,外国也有这种现象,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四、实物质量分析是甄别钢材质量的有效方法

 

我们说钢材产品分为三六九等,但是怎么分出来的?这需要从钢材实物质量上分析。我认为产品分级首先必须从实物质量上分析。分级不是实验室概念,而是工业概念,是批量性概念,是稳定性概念,是可靠性概念,是适用性概念。“一致性”这一概念是值得推敲的,这看起来像是实验室产品的概念,不像工业化生产的批量化概念。从潘涛教授刚才讲的钢材产品单项性能实物水平分布图来看,它不是一致性的,而是分布概率问题,是集中度问题。对实物质量进行分级可以将工业生产中的不同企业进行比较,不同时期进行比较,不同批次进行比较。

比如轴承钢,做球的、做锥的、做棒的、做套的,质量要求都不一样,不能按同一个要求来做。尺寸大小也是,直径60mm的球和直径5mm的球,实物质量要求也不一样,都按照同一个标准很难做,因为标准有它本身的前提。所以对产品实物质量而言,稳定性、可靠性、适用性很重要。对于这个问题,钢铁研究总院的实物质量分级比以前进了一大步。进步在哪里?第一个它是有指标分解的,来自大数据的指标分解。它不是一个指标,而是成套的指标。对中厚板来说,至少是有八个指标。第二个特征就是要落实到生产作业线上去,也就是,要落实到制造流程上去,落实到高效率、低成本、洁净钢平台概念上去。不单要有关产品实物质量好,还得要稳定性好,针对用户加工、使用过程的适用性好。第三个是落实到工序装置上,工序装置都应该在一个比较优化的、窄的窗口运行,才能出来具有稳定性的产品,也就是制造过程全流程窄窗口运行。同时也要反映用户反馈的信息。比如焊接的问题,我就跟中石油的几位领导交流讲,管线钢要弄十几家公司一起供货是不行的,因为它涉及到碳当量、焊接参数等不一样,即使勉强焊在一起,可能会出问题的。所以这个问题一定要从用户的加工、使用角度要求考虑,这就是可靠性、适用性问题。

 

五、产品质量分级实际上是一套方法体系

 

产品质量分级实际上是一套方法体系。在方法体系上反映了四个方面,第一个指标体系,比如对中、厚板而言,成分、性能的八个指标;第二个是制造体系,生产中的每一道工序都有要求;第三个是评价体系,是概率、标准差等;第四个是企业文化体系,包括企业理念、内控成品标准、服务配比等广义文化这些概念。我觉得宝钢在企业文化体系方面做得最好,低质低价的事情不做。我不太赞成产品全覆盖这个概念,一套轧机全覆盖,怎么可能呢?做出来的产品肯定是有不稳定的。一个钢厂什么钢种都要全覆盖,这是弄不好的,我更倾向于专业化生产,任何一个厂子其实都是区域化、专业化的。而我们在这里所说的产品分级就是从方法上涵盖了这四个方面,这是比较全面、可行的。

 

六、质量评价的三道关

 

实际上我们的质量评价有三道关,第一道关是质量符合性评价,即“合格”和“不合格”,包括标准,包括设计规范,这是容易接受的。我毕业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合格就是好的,现在看来还不一定是好的,当然,从质量符合性角度它是符合的。第二道关是生产稳定性评价或制造稳定性评价,包括批量稳定性,包括质量参数指标的稳定性,也包括了适用性。稳定性和适用性还是有区别的,同样做轴承钢,如GCr15,对不同用户、不同规格的产品质量要求是不一样的,那就是适用性问题。第三道关是服务意识和性能适用性评价,这个评价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包括了环境的适应性,包括了服役的动态进程,也包括了工况的适应性,包括了功能的适应性。就是这三道评价标准。

这三道关在后两道关的研究比较少,钢铁研究总院的质量分级工作实际上就是对这后两道关开展了研究,对于生产全过程各个工序各个装置都给予了评价,钢厂智能化的目标之一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这是给智能化铺了路。另外服役性能的适用性,必须和用户很好的结合起来,必须和使用工况以及加工、使用进程结合起来。钢铁产品不是使用一两天,一条船使用年限25年,海工使用年限30-40年,这种使用进程很难在实验室模拟,实验室只能加速模拟,因此这一定要借助用户的经验和专业知识,这是很重要的,将这些因素放进质量评价体系是很必要的。

 

七、产品质量分级实际上就是中国品牌建设

 

我想,质量分级体系首先应针对量大面广的材料,如螺纹钢、线材,每年3亿吨产量;又比如45号钢、轴承钢、热轧板卷、冷轧板卷等类似这样的产品也应该组织起来分级,这类产品量大面广、涉及许多钢厂,做好了能够有力促进中国钢材质量提升,促进中国钢厂产品品牌化。所以产品质量分级看似是分级要求,实际上是实物质量与中国钢材品牌的建设问题,是整个中国的钢厂,科技人员,国民素质提高的过程认识。

我们这次发布的《钢铁产品质量能力分级规范》团体标准,召开这个标准宣贯会,这对工信部、对钢协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质量分级应该引起各界的关注,获得各界的共同推动。从推动机制上讲,我认为这次参会代表组成非常好,有用户,有生产供应商,有评价机构,有政府管理部门,一共有20多家单位,很不简单。这四个方面协同推进这个事情才会有效果。

产品质量分级这种事情只能一个一个来做,分步推进,一下子全部铺开恐怕也没那么大力量,但是这些也需要必要的交流和培训机制。分级方法也并不是很难,一般企业里的科技人员基本具备这个素质。因此,我特别强调企业文化,跟企业老板和领导关系很大,建立企业文化、企业价值观关键在领导层的认识水平。苏航博士刚刚发布的中厚板分级排名中就能看出,我国严重过剩的中厚板产能中有一些厂子是落后的,鞍钢做得挺好,总体排在第一梯队,但鞍钢也有最落后的一条产线,这也应该分析一下这条作业线存在的必要性,企业不是越大越好,而是越精越好、越有竞争力越好。因此,淘汰落后产能的概念应该在产品质量分级中有所体现,这是很好的一个抓手,很有意义。

(中国钢铁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