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风采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风采
创新推进“一所两制” 开启军民融合发展之路——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
时间:2017-06-28          阅读次数:4904

      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作为海军舰船材料及工艺研究所,已有五十多年的历史。如今,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不仅为海军装备建设提供了有力保障支撑,还紧密围绕军工核心专业,坚持走军民融合的发展道路,建立十多个高技术产业公司,涉及特种装备产业、钛合金产业、防腐与水处理产业、橡塑复合材料产业、医疗器械产业和新材料产业,经济总量近100亿元,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应和经济效益。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的军民融合发展之路得到了包括中央领导在内的各级政府和领导的广泛认可,被誉为“科研院所科技成果产业化的典范”。
      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发展成绩,说一千道一万,离不开源于新世纪初的体制机制改革,并积淀形成了具有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特色的“一所两制”管理机制。
      一、“一所两制”管理模式的提出
      1985年前后我国科技体制改革拉开序幕。在此背景下,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任务急剧减少,科研任务和科研经费由计划下达,转变为市场竞争,事业费大幅减少。一下子把过惯“旱涝保收”的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推向了市场竞争的风口浪尖,面临严峻的生存问题。为解决生存和保住基本队伍,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不得不走出深宅大院,改革自身体制机制,走向市场经济主战场。这一阶段,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不断探索,艰难前进,通过转化已有科研成果,先后开发出年销售额在千万元以上的“八大支柱产品”,解决了生存问题。但军工科研与经营产业混营,虽然不至于饿肚子,但想持续发展、做强做大,不得不直面管理体制机制问题。因为,军工科研的服务对象是海军装备建设,科技产业参与的是开放的市场竞争,两个对象的运营模式截然不同,很难用一套运行模式将二者组织好运行好。而且,当时情况下,科研人员一方面承担科研任务,一方面从事经营和生产,刚一有点规模,种种问题就暴露出来,人力资源有限,科研人员忙于生产经营,难以保证军工科研任务的完成;另一方面用科研的思路搞民品,重视先进性,忽视产品工艺标准化和降低成本,反之用民品的思路搞科研,纯粹经济效益考核,科研水平容易降低。
      如何破解科研与经营这对“连体兄弟”的矛盾,成为决定军工科研院所改革成败的关键。
      针对此,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2002年、2006年先后两次组织全所范围的大讨论。
      2002年的大讨论以第三次创业为主题,决心解决“顾科研顾不上产业,顾产业顾不了科研”的状况,解决产业化道路中资源分散,管理分散,价值目标分散,产品分散,科研分散的“五分散”现象,提出了“科研为本,创新跨越,寓军于民,做强产业”的发展方针。“科研不能丢,产业要做强,两者混编,死路一条”、“科研和产业之间的矛盾必须解决才有新的出路”。经过这次讨论,科研与经营、科研与产品分而治之成为共识。
2006年的大讨论以如何将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建成“国内领先、国际一流的集科研和多个高新技术产业公司为一体的高科技产业集团”为主题,使科研和产业两个轮子相辅相承,相互哺育,分立管理,各显其能,融合发展。全所进一步认识到:研究所首先的功能就是出成果、出人才。挣再多的钱,必须回归支撑科研;而科研需要雄厚的经费作为支撑。钱从哪里来?只有大力发展科技产业。用市场上挣回来的钱,再反哺科研。这样才能实现军工科研、科技产业互哺互动,良性循环,才能推动科研院所做大做强。
      经过这次讨论,酝酿已久的“一所两制”管理思路破茧而出,并且立即模拟运行。在保持研究所编制和功能不发生变化的前提下,2007年8月,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注册双瑞科技产业集团,专心从事科技产业发展。至此,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实施军工科研、科技产业分立的“一所两制”管理模式,开启了新的发展历程。
      二、“一所两制”管理模式的内涵
      军工科研、科技产业分立的“一所两制”揭开了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体制创新秘码,是改革创新智慧与开拓进取精神的结合。
      具体来说:“一所”指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作为科研院所本身,“两制”是指科研管理体系制度和高新产业企业管理体系和制度。简而言之,“一所两制”就是对军工科研、科技产业采取不同的管理方式和思路。其核心内容:原有研究所的一套管理机构以两种职能与名称同时对从事科研的研究室以研究所体制模式管理,对科技产业以产业集团所属公司的体制模式管理;两种体制模式既相对分立又相互促进,科研支撑产业,产业反哺科研,资源共享,跨越发展。
      对军工科研沿用研究所模式管理,注重考核科研质量和水平,注重专利和成果转化,科研为保军和产业的跨超发展提供技术支撑。对科研产业实施公司化管理,根据具体情况分别采用战略管理型和财务管理型,集团主要管理战略,规划,重大投资,品牌、知识产权、无形资产、企业文化和制度监督,公司负责自身日常运营,共享集团相关资源。
      在“一所两制”管理体制上,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在保持研究室职能不变的前提下,剥离出优势产业,相继成立了多个科技产业公司,科研与科技产业从交错复杂的状态,逐渐转向分线、分离、分立。同时,打造共融模式,科研与科技产业取长补短,互相促进。
      同时,为了保证“一所两制”的顺畅运行,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建立激励机制激发人员积极性。在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军工任务和发展经济同等重要。在管理层和员工中建立军民共同发展平衡观念,无论从事军工保障还是民品生产,都有同一样的经济待遇和政治待遇。在军民融合的过程中,按照“一所两制”的管理模式,必然牵涉到人员的适度分流,军工保障和民品生产同样需要业务骨干和优秀员工,不能偏向任何一方,甚至在民品市场开发的初期,把更优秀的中层干部和业务骨干,安排到产业公司中任职。要求适合军工科研的人员能沉下心来,聚精会神搞研究,产业发展要求人员能够灵活应对,在千变万化的市场中寻找商机,以此为基础对人员进行分流。再有要解决好人员激励,让科研人员愿意将成果转化到产业公司,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采用了职工入股、利益共享、将成果转化纳入绩效考核等方式,归根结底就是将产业发展与职工利益进行绑定,提高人员成果转化的主动性。
      同时,建立起科研成果转化机制和相互合作平台。研究室产生的科研成果以市场评估作价形式定向卖给产业公司,产业公司也可以出经费委托研究室进行产品研发,研究所从产业公司取得成果收入和投资分红,给科技人员提高待遇和科研再投入,研究室不断的给产业公司提供新的技术,产业公司持续为技术人员提供经费支持。军工科研与产业公司既相互分立,又相互合作促进,研究室把适合于市场的军工技术转化到产业公司,同时产业公司把优秀的国内外产品技术信息反馈给研究人员,也带来市场上急需的产品技术信息,使研发更接地气。研究室和产业公司的成果转化和相互合作,保障了产业的发展始终是紧密围绕军工核心专业进行,这样的军民融合使得科研更贴合军工和市场,科研人员有激情有活力,科技产业发展使军工技术成熟化,生产人员稳定化、设备设施正常化。
      三、实施“一所两制”管理模式的效果
      “一所两制”管理体制的建立和实施,有效破解了军工科研和科技产业双向发展的矛盾,释放了巨大的发展能量,使得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在短短十多年间实现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截止2016年底,全所总资产182.87亿元,净资产97.75亿元。这是十年前的数十倍。所领导班子、所党委、所工会、所团委被授予国家级荣誉;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获得全国文明单位、首届中国质量奖提名奖等荣誉。所长马玉璞当选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模。
      科研方面:形成了一批国际一流、国内顶尖级水平的科研成果,建立国防科技重点实验室等6个国家技术平台、4个监检测试验中心、16个省部级创新平台。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省部级以上成果奖400多项;近三年年均申报专利240多项,获专利授权150多项;制修订266项国标、国军标和行业标准。连续8年在中船重工集团公司科技创新评比中名列前茅,综合经济实力在科研院所中遥遥领先,获得中船重工集团公司科技创新先进单位。作为海军各型号材料技术责任单位,支撑海军装备换代升级,为国防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出色地完成了辽宁号航母、国产首艘航母、核潜艇等重大型号任务,作为首艘国产航母船体材料及焊接技术责任单位,为船体建造做出了突出贡献。科研为科技产业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支撑。
      科技产业:立足高性能材料技术,积极拓展科技产业。致力于成为工程领域整体材料技术解决方案的提供者,成为高端装备关键部件的供应商。形成了特种装备产业、钛合金产业、防腐与水处理产业、橡塑复合材料产业、医疗器械产业、新材料产业等多个产业板块。20多种重点产品广泛应用于航空航天、舰船装备、海洋工程、高速铁路、清洁能源等领域。其中,船舶压载水管理系统大型船舶领域的装船量世界第一;2MW风电叶片综合实力国内最强,市场占有率超过30%。海绵钛综合实力行业第一,全球第三。金属波纹管膨胀节行业标准制订者、高端市场领导者。桥梁支座产品开创者和技术引领者,市场占有率稳居第一。
      总之,洛阳船舶材料研究所通过创新实施“一所两制”的管理模式,不仅破解了军工科研和科技产业发展的矛盾,更是创新性的构建起军工科研和科技产业互哺互动、良性循环的发展模式,探索出一条军工科研院所军民融合发展的新模式、新路径。